惡童日記(新版)

   最近看完電影又把書再看了一遍,決定寫點東西。

       惡童日記內容描述某國的大城市裡的雙胞胎兄弟為了躲避戰亂而被母親送到鄉下去和外婆住。故事一開始可以發現,外婆並不是個慈祥的人,她粗魯、暴力、骯髒,因為毒死丈夫而被眾人稱為「巫婆」。外婆經常咒罵、毒打他們、並經常不給他們東西吃,於是他們(書中沒有提到他們的名字,全書只以「我們」、「我們其中一個」來描述。)決定自立自強、進行忍耐疼痛、忍耐飢餓的練習,並在結識鄰家兔唇女孩(外號小兔子)後從她那學會勒索。最後他們面臨最後一項考驗分離

( 以下將詳述劇情)   

      惡童日記是一本十分奇特的書作者從頭到尾沒有解釋到底是哪個國家、哪場戰爭,不過可以從作者身分推斷應該是二戰的匈牙利。我很喜歡這個詮釋,因為這更顯得像以小孩為出發點,並帶有一股童話寓言式的色彩。首先,我必須說作者的構思十分細緻、巧妙,書中劇情環環相扣,許多一開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練習也在之後一一派上用場。一開始,由於外婆、郵差、房東對他們的毒打,他們開始練習忍耐疼痛,他們互相毆打、用皮帶互抽、故意燒傷自己。他們因身為「巫婆」的孫子而遭到謾罵,於是他們透過互罵練習心靈之痛。他們目睹飢餓的逃兵,於是練習禁食。他們殺害動物,讓自己變得殘忍。這所有看似荒謬的練習其實背後都有著無限的無奈。

      另外作者對角色和人性的刻劃也極為成功,書中沒有絕對的好壞,雙胞胎乍看偏差的行徑其實是為了生存,外婆雖說鐵石心腸但也能看出是環境使然。書中細膩的描寫戰爭對人性的扭曲,神父的女僕拿著麵包嘲笑、逗弄著被押送的猶太人,並舉發送靴子給雙胞胎的猶太鞋匠,事後一臉不在乎的向不滿的雙胞胎表示「那些人不過就是畜生」,那女僕房彷彿是當時歐洲反猶者的寫照。納粹的反猶是出了名的,但如果沒有佔領區人民幫、沒有猶太人鄰居的告發,納粹如何抓到數量如此龐大的猶太人呢?事實上,當時歐洲反猶情緒高漲,不少人覺得猶太人掌握經濟(這種感覺可能跟有些東南亞人排斥華人的心理類似吧?),仇恨猶太人的大有人在,參與大屠殺的非德國人也不少,只不過納粹戰敗後把責任推給德國。或者這些參與者的祖國與納粹為敵,而逃過被譴責的命運。

     惡童日記雖然是以描寫戰爭中的人性陰暗面為主,作者卻不忘提及戰爭中的人性光輝,書中一段提到雙胞胎遇到一位逃兵,毫不猶豫地表示要出手相助、猶太鞋匠送給雙胞胎靴子、傳令兵得知雙胞胎被外婆虐待後贈送其毛毯,同時也有遊走在灰色地帶的正義,例如勒索神父,要神父出錢幫助他們的朋友小兔子(神父似乎性侵小兔子,但書和電影都沒確切表明,只有小兔子表示有,神父則否認)、殺害告發猶太鞋匠的女僕、在外婆的請求下毒殺中風癱瘓的她。

      故事最後雙胞胎他們面臨最後一項考驗分離」,雙胞胎誘騙他們的父親穿越邊境為他們以肉身除去地雷,一個踩過父親的遺體離開,另一個留下來。我曾看過有人寫說最後的考驗讓他們完全泯滅人性,但我覺得他們其實將人性渴望生存的一面徹底發揮,這也是整個故事最弔詭的地方:整個故事看似黑暗,但雙胞胎卻未絕望,相反的,他們始終保持著希望,在那動盪的大時代裡生存的希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故事收藏家 的頭像
故事收藏家

故事收藏家

故事收藏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南瓜
  • 寫得誏人想去借書再看一遍.
    人性的黑暗是被訓練出來的嗎?對於父親的仇恨,惡童給了最後的報復嗎?更令人好奇的是他們怎麼決定是誰要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