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名:與巴席爾跳華爾滋Waltz with Bashir

導演:阿黎․佛爾曼(Ari Folman)

 

 

    

      說到動畫,你會想到什麼?細數我所看過的動畫片,從最近紅得要命的冰雪奇緣、前不久的無敵破壞王、小時候看的史瑞克。動畫,總讓人有一種「適合給小孩看的」、「溫馨的」、「正面、光明的」印象,但《與巴席爾跳華爾滋》卻完全是另一回事。《與巴席爾跳華爾滋》是一部融合了紀錄片、戰爭片與動畫的電影,畫風獨特、詭異,甚至令人不安。

      我想,在還不知道內容的情況下,所有人看到片名時都會有這個疑問:誰是巴席爾?;巴席爾,是一個常見阿拉伯名字(也可以當姓)而這裡的巴席爾,指的是80年代的黎巴嫩總統──巴席爾.賈梅耶。

     巴席爾.賈梅耶出生於黎巴嫩的政治世家,其父皮爾.賈梅耶於1936年以黎巴嫩足球代表隊的身分參與柏林奧運,他在德國看到了納粹當政下紀律嚴明、一致而心生欣賞並獲得靈感,創立黎巴嫩長槍黨。長槍黨是一以馬龍派為主體的政黨,馬龍派為基督教的分支(屬羅馬天主教),在黎巴嫩佔有數量上多數,黎巴嫩除馬龍派外還有伊斯蘭遜尼派、什葉派、德魯士派、希臘正教等等,宗教的複雜也成了內戰的導火線,而另一個導火線就是以色列的宿敵──巴勒斯坦。

     法塔(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和其他巴解組織派別在黎巴嫩難民營中活動了很長一段時間。原本,巴勒斯坦武裝組織主要在約旦活動,但在黑色九月事件後,他們被約旦國王海珊·本·塔拉勒逐出約旦。巴解被迫重新找地方進行活動。當他們來到黎巴嫩之後,形同建立了一個國中國。這在黎巴嫩形成兩極的反應,黎巴嫩穆斯林、左派勢力希望與巴勒斯坦結盟,馬龍派則加以反對,接著分歧轉為衝突、衝突轉為戰爭。內戰爆發後,1982年從法塔赫分裂出來的恐怖組織「阿布·尼達爾」試圖刺殺以色列駐英國大使施洛摩·阿爾戈夫,以色列以此為由入侵黎巴嫩,並支持親以的長槍黨馬龍派民兵,同年,巴席爾當選總統。   

 

    這一切,就是故事的源頭。

 

(以下將詳述劇情)

 

    故事開始,主角(本片導演阿黎․佛爾曼)在酒吧與昔日戰友對談,戰友表示他在黎巴嫩時為了避免狗吠暴露出他所屬單位的位置,射殺了26隻狗,最近,那些狗都出現在他的夢裡。接著,他問阿黎․佛爾曼是否記得他在黎巴嫩的經歷,阿黎․佛爾曼發覺自己喪失了暫時的記憶,於是他前往探訪一位心理醫生朋友。在這位友人的建議下,他找回當年的戰友,回顧這場戰爭。

     片中,導演融合了現實、回憶和幻象,並用極為誇張的橋段,向觀眾透露戰爭的荒謬,例如:片中一段,一名以色列軍人拿著火箭筒炸掉一輛車,然後用被炸爛的車煎蛋;一名狙擊手瞄準一輛車裡的人(可能是巴解成員),卻射歪了打到一位路人,接著以軍祭出坦克砲轟那輛車,卻全部射歪,打到後面的房子;一架炸機轟炸另一台車,道路兩旁的房子遭到炸毀,這輛車子卻好端端地從煙霧中開出。

     一切,如此殘酷而不真實。最經典一段,就是「和巴席爾跳華爾滋」,以軍於1982年攻入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在城內他們遭到圍攻。這時,一名以軍拿起一把機槍,在槍林彈雨中踩著優雅的步伐向四面八方的敵人開火,巴席爾的巨幅肖像就在他身後的大樓上。

     最後,阿黎․佛爾曼找回了他失落的記憶,他遺忘的,是薩布拉(Sabra)及夏蒂拉(Shatila)難民營的屠殺。

     在巴席爾當選總統之後不久,他就被親敘利亞的敘利亞社會民族黨黨員夏杜尼以炸彈刺殺身亡,但究竟誰是幕後主使,至今依然是個謎。

     就在巴席爾遇刺後,以色列將其嫁禍給巴勒斯坦。並在在案發隔天915日封鎖在貝魯特的薩布拉及夏蒂拉的巴勒斯坦人難民營。916日,以軍在以色列國防部長夏隆下達的指令下,將早已集結好的長槍黨民兵放入難民營逕行屠殺,受害者達上千人,巴勒斯坦人此後開始以自殺炸彈報復。

     導演阿黎˙佛爾曼:「在從一個普通士兵的觀點拍攝完成(與巴席爾跳華爾茲)後,我得到了一個結論:戰爭真是徹底無用到一種無法想像的程度。這跟你在美國電影裡看的完全不一樣,毫無光采,更無榮耀,只是一群年輕人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射殺一群不認識的人,被不知名的人所射殺,然後回家設法忘掉一切。有時暫時忘掉,但大多時間無法遺忘。」,片尾,主角阿黎․佛爾曼以19歲的軍人姿態站在貝魯特街頭,看著哭泣的阿拉伯人,然後動畫無預警地插入真實的影像,難民營屍橫遍野、倖存者在廢墟中尖叫、哭泣。主角重拾記憶,看似如夢初醒,卻墮入真實的夢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故事收藏家 的頭像
故事收藏家

故事收藏家

故事收藏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故事收藏家
  • 忘了說,這部片的配樂很好聽。
  • 盈盈趴趴走
  • "主角重拾記憶,看似如夢初醒,卻墮入真實的夢魘。"這句好! 我覺得你有詩人的靈魂。